關於部落格
哈! 我是窩窩豆
  • 117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立場

今天戚樹誠老師特別叮嚀我們上課不要遲到,
因為他一大早就要分四人小組談判,
每個人都有專屬於自己的角色。

這次談的case是有關於鯊魚的濫捕已經造成生態破壞,
四個鯊魚為生的漁會便聚在一起討論每年的最大捕獲量是多少,
一方面可以維持當期的獲利,一方面又要求鯊魚的永續生存,確保下一期之後的利潤來源。

老師用經濟學的兩期模型來計算利潤,但是大家心裡都很清楚,
這個動態賽局並沒有一個均衡解,因為大家都想要求取最大利潤,
加上這個討論會並沒有一個獎懲的約束力,即使表面上大家都分好每年最大捕獲量是多少,
仍然存在一個「偷跑」的誘因讓各個漁會代表捕撈超過約定的鯊魚噸數。

不談經濟學。

我代表的是一個靠捕撈鯊魚當作娛樂維生的漁會代表,
也許是大學念的科系的關係,或者是報章雜誌上的報導,
對於生態保育這方面多了一些些的關心與在乎,
很難轉換自己的角色去為自己所代表的角色辯護,
(因為我本來就不贊成將人類的娛樂建築在犧牲他種動物的生命上)
或者是忽略那些我深切關心的議題,而只追求利潤最大化。

不對! 其實我也是追求利潤最大的,
只是我在乎的更是長久的利潤,甚至是保持生態永續生存的對我的效用最大化,
種種原因導致我在談判的過程一直居於劣勢。

還記得毛慶生的總經最後一堂課他說了:
我只能教你們一年的經濟學,你們必須去外面看看這世界,這世界是很可愛的,
然後就會發現,經濟學並不是全部,經濟學只是經濟學而已,
只是人類嘗試著歸類這世界運作規則的方法之一。

身為一個經濟學教授,會講出這種話是很了不起的,
因為我目前遇見的很多學經濟的學生或老師,
大部分都以經濟學的角度來看事情,選擇性忽略其他值得考慮的東西,
這樣就太可惜也太冷酷了。

也許這就是我不喜歡組織行為這門課的關係,因為他太殘酷也太寫實的用一個簡單的小遊戲,
就可以勾勒出所謂人性的黑暗面。

扯遠了。

以前有朋友跟我講,一個人最好保持他的彈性,
並且盡量減少其罩門,這樣才可以變勇敢、變堅強,
所以像今天這種無法入戲的情況,也算是沒有彈性的其中一種情況嗎?

我寧願想成是寧善固執吧 :P 
有所不為有所為 ~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